您在这里:321365体育网投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向谁宽松

发布时间:2011-08-03

“整体从紧,定向宽松”的说法,如炎炎夏日里的一缕清风,确实让那些被资金压得快要窒息的中小企业兴奋了一阵子。但也仅仅是一阵风而已,一个月过去了,企盼已久的甘霖依然不见踪影。

  6月下旬,温家宝总理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上发表的署名文章中的部分表述,即被视作“紧缩或进入尾声”的信号。7月初,有关部门在其组织的经济学家座谈会上,更明确提出:在资本流入、外汇占款格局依旧,通胀压力依然存在的背景下,保持整体流动性调控的相对紧缩,但在某些领域实施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。

  有媒体联想到王岐山副总理在小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关于“采取更有力的措施,切实缓解小企业融资难”的表示,便认定中小企业将是“宽松”的对象,甚至重点。

  一开始,我就对这种说法深表怀疑,甚至对“宽松”的动机颇为忧虑。我清楚地记得,不久前,周小川还强调过,“大家仍然鼓励民间投资和政府投资,但现在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无法通过总量货币政策来解决”。715,我在新浪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话:“听说要宽松了,而且是定了向的。向着谁?真的有可能向中小企业宽松吗?实在不敢奢望。但愿‘宽松’的真意不是为地方政府的债务解忧,那是去填一个无底洞;也不是为保障房建设筹资,那是去挖一个无底洞。”

  在宏观调控的旗帜下,国企的资金从来都是宽松的,只不过效益太差,弄得国企从银行轻松贷来的资金,与其投资搞经营,不如放高利贷吃息差。这是尽人皆知的事实。尽管中小企业对国家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大,解决了75%以上就业岗位,GDP、税收和进出口额均占全国50%以上,但他们却很难从国家控制的银行获得信贷支撑。他们未能分享超发货币的盛宴,却必须吞食宏观调控的苦果。据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文章称,在浙江,民间借贷的年利率已经高达100%。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否准确;但我确知的是,在建筑装饰行业,已有一些企业以为了缓解资金压力,在以企业员工投资的方式筹措项目启动资金,回报率一般在20%左右。而装饰工程的项目利润大都为15%20%左右。这就是说,项目利润仅能勉强覆盖资金利息。这些小企业之所以愿意承受这么高的利率,是因为他们预期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,因此不惜赔本维持企业正常运转,等待转机;但黑夜漫漫,并非所有的中小企业都能熬到黎明。

  有网友说:“所谓整体从紧,就是主管同志瞧着办;所谓定向宽松,就是审批的同志瞧着办。显而易见的是,大凡有本事获得‘宽松’的,都不是民营中小企业。”诚如斯言。面对浙江、广东地区中小企业倒闭潮,政府那紧缩的货币口袋“宽松”了吗?

  到底向谁宽松?其实,综观政府近期的政策和行为,已不难看出端倪。

  其一,为4万亿元项目善后。从2008年开始,中国政府采取了适度宽松的刺激性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,投放大量货币以及财政资金,财政方面大家号称4万亿的投资。4万亿元项目大都还有三到五年的建设周期,如果货币政策持续紧缩,就极有可能使在建项目资金断裂,从而导致大量烂尾工程和巨额银行坏账。政府必须采取有效措施,确保4万亿元投资的在建项目平稳着陆。货币之水必须继续向这些项目流淌。

  其二,为地方债务排忧。截至2010年底,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174.91亿元,其中,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67109.51亿元,占62.62%;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3369.74亿元,占21.80%;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其他相关债务16695.66亿元,占15.58%。有78个市级和99个县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债务率高于100%,分别占两级政府总数的19.9%3.56%,并已超过国际公认安全标准。由于偿债能力不足,部分地方政府只能举借新债偿还旧债。事实上,针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现金流压力,国家发改委已经发文,允许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企业发行企业债券。

  其三、为保障房建设筹钱。保障房建设既是一项民生工程,也是政府楼市调控政策的一项重要内容,而资金是制约保障房建设的瓶颈。据住房城乡建设部测算,2011年要完成的1000万套保障性安居工程年度投资在1.3万亿元左右。其中,8000多亿元是通过社会机构投入和保障对象及其所在企业筹集来的。剩余的5000多亿元资金,将由中央政府和省级人民政府以及市县政府通过各种渠道来筹集。 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保障性安居工程所需资金数额巨大,尽管各地加大资金筹集力度,但是对于地方政府而言,保证资金落实到位,仍然是严峻的挑战。为了确保1000万套保障房今年实现全部开工,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利用债券融资支撑保障性住房建设的通知。该通知支撑符合条件的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企业和其他企业,通过发行企业债券进行保障性住房项目融资。舆论普遍担忧,这种为保障房建设配置“保障性债务”的方式,会否造成种种难以避免的债务风险。

  许小年认为,当前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根本原因,就是缺乏为中小企业融资服务的金融机构,比如所谓“地下钱庄”。突破困境需要不断地开放,而不是规划。中国的改革靠的是民间自发的实验,经验都是从基层来的。政府的作用是放手让下面发挥,有好的办法后,要及时通过政策、法律的方式合法化。给市场中的新生事物合法地位,这是政府应该干的。

  只有金融市场去特权化,民间金融合法化,才能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。没有市场经济的去特权化,一切变动都是折腾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住建部公布上半年保障房开工率
下一篇:专家:慎防楼市限购引发“并发症”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相关文章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