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这里:必赢亚洲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上海自贸区使命 三年拿出一套可复制可推广的方案

发布时间:2013-11-15

当各界纷纷在十八届三中全会5000余字的公告中解读未来十年中国改革发展的方向时,作为改革前沿的上海自贸区已经行进在路上。

 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的1025115,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两度接受市场化媒体和官方媒体专访时表示,上海自贸区运行1月以来的表现已经达到预期目标,但是不能寄希翼于自贸区一挂牌就什么都到位,它是逐步到位的过程,中央给上海三年时间,三年要拿出一整套可复制、可推广的方案。

  上海自贸区对企业的吸引力非同凡响。据国家工商总局统计,截至117,在上海自贸区内已经设立和准备设立的企业达到了近2000家,同比增长5倍。而就在1112,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股份企业落户上海自贸区,注册资本达到50亿元,成为进驻规模最大的金融类企业。1113,有外国媒体报道,一个可容纳2000吨黄金的金库落户上海自贸区,其容量相当于今年中国黄金预估消费量的2倍。

  三年“打磨”自贸区

  “因为所从事的自贸区建设是上海完全不熟悉的事业,没有参照物,也没有先例,更不能照搬别人,可以借鉴国际经验,但必须与中国实际相结合。”韩正在上述媒体专访时表示,“一个月运行以来,大家感到很满意,现在出台的各项措施主要反映在投资管理体制改革、扩大贸易方面。一是拿出了第一张负面清单;二是取消审批实行备案制,包括外资进入和中资走出去;三是服务业六个领域的开放已经公布并开始落实,监管模式也已落地,比如海关的监管模式,先入区后报关;再比如先照后证。筹备阶段所设定的目标都达到了,特别是推出的各项改革措施都平稳扎实地落地了。”对于上海自贸试验区第一个月的运行情况,韩正这样评价。

  作为上海自贸区运行过程中的最大亮点,“负面清单”模式尤为外界所关注,而第一份负面清单却被指限制进入的项目过多。对此,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通过媒体说明称,上海自贸区现在采用的负面清单模式,是经过比较的,是与投资贸易联系比较紧密的、以国民经济门类划分的模式。

  “我国国民经济按门类有20个,下面分3级科目,有大类、中类和小类。大家推进投资贸易改革涉及到18大门类,89个大类,419个中类,1069个小类。从结构看,如果上海规范到小类的话,越精细,列得越多,其实释放的空间越大。”艾宝俊称。

  艾宝俊表示,负面清单不是越短越少越开放,上海现在管到小类科目,实际在总量里只管住了17%83%是开放的,对投资者和市场主体,清单很清晰,哪些是不能进的,其他就是可以想象的。现在上海自贸区推出的负面清单是2013版的,已经开始2014版的清单研究,上海还会不断完善,以后还有2015版、2016版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上海自贸区并没有因为此前期待的税收优惠政策的“落空”而让自贸区挂牌伊始出现冷场,根据上海自贸区管委会最新的数据显示,截至10月末,自贸试验区“工商一口受理”办结外资新设企业21家,外资注册资本5.25亿美金(平均每家注册资本2500万美金,是去年平均每家356万美金的7);办结内资新设企业213家,内资注册资本27.5亿元(平均每家注册资本近1300万元,是去年平均每户374万元的3.5)。而1113,注册资本达到50亿元的上海能源交易所也在此注册。

  前路多艰也要走

  上海市政府高官对外界的表态是一种承诺和态度,而刚刚“满月”的上海自贸区,前路有多艰,外界也多有想象,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。

  “自贸区目前毕竟已经迈了一步,比如负面清单的实施等,但这一步迈得没有这么大,现在需要加快步伐。自贸区重点需要攻克的难题主要是怎样进行金融自由化,而未来比较重大的改革,也会发生在这个最难也最需要看到的点上。”在分析上海自贸区所面临的挑战和困难时,上海自由贸易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波告诉记者。

  一如2001年中国加入WTO时的情形,保险业率先对外开放,而在上海自贸区,也是保险业对外资开放健康险业务成为第一批出炉的金融改革条例,而其它有关银行、证券、基金、期货等其它金融领域的细则,恐怕还需要等待不短的时日。

  在陈波看来,人民币的离岸业务,是否允许双向流动,这就牵扯到资本项下的开放,什么时候开放,开放到什么程度,这都需要明确的法律法规;还有资本项目的放开,自贸区需要提供一个很好的融资平台,至少是融资咨询;证券领域国家既怕热钱涌进来,又怕国内资产抽逃。

  “很多人担心过快地放开人民币汇率和资本项目,会造成国内金融市场波动,但是大家要看到自贸区内的开放试验决不是造成金融波动的原罪,造成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人民币汇率自由化尚未形成,因此资本项下的开放又要跟汇率自由化一并考虑。目前可能的方法有设立分账账户,对境外资金让其自由流动,境内资金建立一个篱笆监管。”在谈到上海自贸区金融改革的时候,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严弘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则更为详细地指出,上海自贸区虽然承担了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重任,但诸多问题也反映到了自贸区面临的实施困境。

  沈建光表示,全国范围内实施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也就两三年时间,上海自贸区改革过慢就失去了先行先试的意义;上海2013版负面清单相当冗长,宛如一份“正面清单”,早前被希望的服务业开放,不仅没有突破,甚至现行的《外商投资产业引导目录》中没有被列入禁止的,在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中所列,未来两年如何抓紧时间推出更新的清单版本,是考验上海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关键。

 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多位地产巨头表示未来几年大城市房价继续飞涨
下一篇:报告:三中全会改革蓝图将加速房地产泡沫破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