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在这里:必赢亚洲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一名建筑业老板自述:对欠薪“悔不当初”

发布时间:2014-06-20

 

614下午,天上下着蒙蒙细雨,在重庆市沙坪坝区天星桥的一家茶楼里,进入建筑企业“黑名单”的欠薪老板陈卫星(化名)异常激动:“‘无信则不立’!原来我以为是一句空洞的口号,现在算明白了,失去信用就寸步难行。”他没有想到,因为自己拖欠农民工工资80万元,又在税务上做了不该做的手脚,就被拉进了建筑企业“黑名单”,“现在想来,真是得不偿失”。

  亿元项目牵出造假者

  “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”

  2013年底,一建筑企业以外地某建筑企业分支机构名义,希翼承接重庆一个上亿元的建筑工程,并向投资方提供了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等材料。投资方考虑到项目投资较大,想进一步了解拟合作企业的相关资质,遂到重庆工商部门查询,这才发现根本没有这家建筑企业分支机构的登记信息。

  随后,重庆工商部门与外地建筑企业联系,也证实该企业并未在重庆设立分支机构,工商部门按照《企业法》相关规定,对这家造假企业进行了处罚。

  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陈卫星。“我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!”他说。

  在工商部门的帮助下,记者几经周折找到陈卫星,起初他对采访很抵触。后经记者再三沟通,最终,陈卫星还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今年50岁出头的陈卫星身体略显发福,岁月的沧桑令他看起来年龄更长几岁。他告诉记者,其老家在渝北静观镇,16岁初中毕业后来到主城打工,什么事都干,勉强能够糊口。20岁的时候,在女朋友的帮助下,开始在杨家坪农贸市场卖鳝鱼。逐渐积累了一些资金后,27岁的他借了些钱和人合伙创办了一家建筑企业,当时注册资金为200万元。企业经营范围主要是修县级和乡级公路。“那个红火呀,现在简直就甭提了。”陈卫星回忆过去的辉煌眼里闪着光芒。

  欠薪后犯糊涂“跑了路”

  “人家也差我钱,赖一天算一天”

  “可是到了2008年后,由于业务越来越多,我的企业就开始出现问题了,资金链总是断裂。上游老是差大家工程款,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。”陈卫星说,虽然政府出面调解得到了一些解决,但是依然存在不小缺口。在2012年下半年,由于企业比较困难,农民工工资就暂时停发了。

  陈卫星告诉记者:“没有想到,企业竟然就违法了。”几个农民工兄弟向劳动监察部门告了企业,劳动部门一查,企业居然还差80万元农民工工资。“我傻眼了,匆忙中叫会计小王临时管理企业,自己则卷起铺盖一走了之。”

  “其实,我当时犯了糊涂。那80万元我东借西借也是能付清的。当时我想赖,因为人家也差我钱呀,赖一天算一天,那个时候我就是这么想的。” 陈卫星说,那时自己看到公安机关来查企业,就二话没说跑到四川去了。没有想到法院动作很快,查封了他的财产。“我叫会计小王一拖再拖,小王果然言听计从,一点都不配合劳动监察部门和法院的工作。直到两个月后,还是我岳父母替我解了围。他们东拼西凑借了钱,将拖欠的农民工工资全部偿还了。”

  被“黑名单”禁锢两年

  “想爬起来重新创业,没这么简单”

  尽管拖欠的工资支付了,但陈卫星和他的企业被职能部门拉进了“黑名单”。“摔倒就摔倒,爬起来重新创业。” 陈卫星说,他本想重新注册一家企业,从头再来。可现实远没有这么简单。他与朋友合作,想再次创办企业,可是,工商局在网上一查,告诉他,对不起,你已经进入了失信“黑名单”。本想利用住房抵押贷款,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你已经失信了,你不能贷款。

  陈卫星说,没有想到自己进入“黑名单”后还这么麻烦,不仅仅是创办企业这些事,就连日常生活也不顺。你找人家借钱,人家也要另眼相看。去年,经朋友先容,谈妥了一家资金上亿元的建筑项目,由于企业没有了,也无法注册新企业,只好利用一家曾经合作过的外地企业整了一个假分企业,于是,才出现了文中开头那一幕。

  “哪想到,偷鸡不成反蚀把米!”陈卫星说,自己好悔恨,拉入失信“黑名单”后,至少亏损上千万元。“还好,两年‘黑名单’的期限快到了。教训实在太惨痛了,今后我一定守法经营!”陈卫星最后如释重负地说。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电力系统接棒反腐 招投标“再下一城”
下一篇:全国不动产登记平台尚未设计 2018年才运营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